首页

天色

天有一张巨大的脸,

它最近不大高兴,

你们人病了,

绝对不是一只蝙蝠惹的祸,

它忿忿不平了好久,

终于发作了。

二月十四日

呼呼的大风似低沉的怒吼。

稍不注意一声霹雳震得地动山摇。

二月十五日

雨噼里啪啦似一阵狂乱的鞭打。

打完了还要纷纷扬扬一场鹅毛大雪,

不忘往伤口撒盐巴。

二月十六日

碧空如洗,阳光灿烂。

似发了一阵脾气泄了愤,

已然恢复了如岁月静好般的宁静祥和。

但似乎又在告诉着人们说,

我在看着呢。

那日飞机上看到天空

在海城的机场,
飞机7点50分准时起飞,
穿过夜灯星星然的半岛,
把海岸线没入云层中。
天空从上往下看,
从黑到深蓝,
深蓝到蔚蓝,
蔚蓝到到蓝绿,
再自然过渡到黄色,
然后是一道细细的橙,
到一道惊艳的红。
红与黑的地平线之间,
形成明显的分界线。
机翼稳稳搁在这道分界线上,
就像机身静止在空中一样。
这样独特曼妙的瞬间,
是一个靠窗座位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
哪怕只是痴痴发会呆,
也会不经意开始有关哲学的思考,
是不是因为离神很近的缘故呢?
从高空俯视世俗的一切,
此刻都如微小的尘埃,
因遥远而无谓。
也特别容易开始思念,
思念某一个故人,
或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恋人。
是否在世界的某一处,
他也望着天空。
将深情和忧伤的注脚,
写满诗行,
懂了今天的天空,
如此这样。

关于

您也许是位创作者,想要在这里介绍自己和自己的作品;或者您是一位商务人士,想在这里谈谈您的业务。

博客

联系

这个页面包含了一些基本的联系资料,像是地址和联系电话。您也可以尝试使用插件增加联系表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