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是个美丽的滤镜

晴天就是一个美丽的滤镜,

夜幕降临的时候,

还可以欣赏天光和云影。

当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城市,

最常见的灯火也有了情绪,

你是冷的还是暖的,

无精打采还是光芒四射的,

眼睛是普通相机,

内心有无数个滤镜。

——写在2018年

手机内存里装满了照片,我要找我写这首诗的时候那天拍的那一张没那么容易,我记得写这首诗应该是一个秋冬时节,刚刚下了一场雨,天晴了,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在高架桥旁边拍了这张照片,晚霞映照在大厦的玻璃上面,夕阳几近壮阔地落在马路和高架桥形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上。

那个时候的我,拍天空的照片绝不在少数,看到美景几乎有些麻木了,在那一刻,我在想是不是内心某些地方生锈变得钝了,这么美的画面,放在之前,我一定会非常欣喜,拿起相机拍下来,但是现在没有那么多情绪,拍下来的照片似乎也略显平庸,完全没法复制它真实的美,于是我给加了滤镜,自己调了明暗对比和色彩饱和度,才觉得能看了些。

当我在思考为什么我拍的照片会这样的时候,就有了这首诗,我非常非常喜欢这首诗,因为它对我来说是一种提醒,因为我理想的状态,是当我垂垂老矣,仍然会为一朵花的绽放而期盼,依然会在看到每一次的日出时内心充满力量与希冀,依然会喜欢读小王子和狐狸的那段对话,依然会为觉得每一次日落都可以感悟和领略不同的美。

当我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一路摸索,跌跌撞撞的时候,我曾经因为自己太敏感而产生困扰,如果真的吧这些太细的神经割掉会不会比较好过,是不是真的要学一学钝感力,回头看,得到一些也失去一些,一路经历和成长,因为并非停留在原地,所以风景轮转,思考与感受也在变化,每个阶段,总会有些不一样。

但是,我想说,别忘记来时路。当两条路摆在你面前,你选择走难的那条,你看过那些陷阱底下有星星的倒影么,你拨开荆棘的时候发现了那只谁也没见过的天堂鸟在丛林间鸣唱么,如果用另一条路的标准来看,这些都不值得一提,但是你要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

落大雨

天庭盛会,

雷神懒得挨个打电话,

只奋力一跺脚,

闪电比雷声的信号先到达,

海妖啊江仙啊河神啊!

呼啦啦都来啦!

吞云吐雾遮天蔽日,

乌泱泱一大群好不热闹,

地上的人惊叫一声,

我滴个神啊!

撒腿开始往家里跑,

话没落音,

雨神噼噼啪啪笑着,

已经追上来了。

天空/隔离日记

    天气晴好的日子,在这个江汉平原的小村庄里,丝毫没有隔离的白色肃杀气氛,人们并不怎么走动,但是该怎么生活依然怎么生活。

     我常常记录时间,不然很容易陷入焦虑,每天工作之余,我就去外面看看天空,我常常在前门看天空,在后院看天空,在桔子树旁看天空,做着瑜伽看天空,在水井旁看天空,在河边看天空。

     天空的美,我尝试着用文字去记录,用相机去记录。虽然无法细致描绘,我看它的心情,是,也是最期盼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最好是平淡到可以忽略,平凡如每天吃饭睡觉工作打呵欠,但看到天空,神思可以游离一会,我记得有一天下午在门外空地上,坐着一个小板凳赶方案,到八点多,一抬头,满天的星光,电脑的荧光让周围几乎没入黑暗中,脑海中就镜像出现了一幅这样的插画,似乎这星空下,有一朵云托着一个小小人遨游过麦田、河流···那么纯粹美好,内心升起一股许久未有的莫名的欢喜。

     一个远方的朋友今天给我发消息,我们在微信上互道安好,他说我微信里就你一个湖北朋友,我说微信现在有这个功能呀,他说不是,是你告诉我,我记住了。我当时脑海里就浮现前些日子很火的那句诗,青山一道同风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几个月前刷屏的不安宁的海峡对岸和今日的荆楚武汉,只想感慨一句,人生多艰。  

    在家的日子,网络不是很稳定,在被动进入工作模式的两天 ,也结结实实的抑郁好一阵,最近终于状态稳定了许多。太远的烦恼尽量不去想,只认真专注当下的工作与生活。

    也会想念朋友,怀念武汉,但默念多于联系,能在朋友圈或群里冒泡,知道还安好,就放心了。

    太闷的时候,看看天空,也许能看到北归的雁群,好努力好努力的飞呀飞呀,似乎再说,春天来了,谁也不要掉队哦!

那日在飞机上看到天空

在海城的机场,

飞机7点50分准时起飞,

穿过夜灯星星然的半岛,

把海岸线没入云层。


从上往下看天空,

从黑到深蓝,

深蓝到蔚蓝,

蔚蓝到到蓝绿,

再自然过渡到黄色,

然后是一道细细的橙,

到一道惊艳的红。

红与黑的地平线之间,

形成明显的分界线。

机翼稳稳搁在这道分界线上,

就像机身静止在空中一样。

这样独特曼妙的瞬间,

是一个靠窗座位独特的魅力所在,

哪怕只是痴痴发会呆,

也会不经意开始有关哲学的思考,

是不是因为离神很近的缘故呢?

从高空俯视世俗的一切,

此刻都如一粒尘埃,

因遥远而无谓。


也特别容易开始思念,

思念某一个故人,

或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恋人。

是否在世界的某一处,

他也望着天空。

将深情和忧伤的注脚,

写满诗行,

懂了今天的天空,

如此这样。

天色

天有一张巨大的脸,

它最近不大高兴,

你们人病了,

绝对不是一只蝙蝠惹的祸,

它忿忿不平了好久,

终于发作了。

二月十四日

呼呼的大风似低沉的怒吼。

稍不注意一声霹雳震得地动山摇。

二月十五日

雨噼里啪啦似一阵狂乱的鞭打。

打完了还要纷纷扬扬一场鹅毛大雪,

不忘往伤口撒盐巴。

二月十六日

碧空如洗,阳光灿烂。

似发了一阵脾气泄了愤,

已然恢复了如岁月静好般的宁静祥和。

但似乎又在告诉着人们说,

我在看着呢。

Linux 之父:我就是觉得苹果没意思!

“有些人生来就注定能领导几百万人,有些人生来就注定能写出天翻地覆的软件,但只有一个人两样都能做到,Linus Torvalds。”——《时代周刊》

“talk is cheap,show me the code!”

如果你是个程序员,对这句话肯定不陌生。

Linux之父Linus的这句话,好像一副小鞭,隔空“抽打”着码农们好好写代码。

而Linus本人,今年(2019)刚满50岁,可以说,他的半辈子赶得上别人几辈子!

英雄出少年

1969年,Linus出生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父亲从政,母亲是一名编辑。

父母早年离婚,所以Linus更多和母亲住一起。

也正因此,受在赫尔辛基大学当统计学教授的外公影响,Linus12岁就用上了外公买来的Comomdore VIC-20电脑。

他总是坐在外公膝盖上,去输入后者写在纸上的程序。

后来,十几岁的Linus,终于编出来了人生中第一个程序!

英雄出少年

1969年,Linus出生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父亲从政,母亲是一名编辑。

父母早年离婚,所以Linus更多和母亲住一起。

也正因此,受在赫尔辛基大学当统计学教授的外公影响,Linus12岁就用上了外公买来的Comomdore VIC-20电脑。

他总是坐在外公膝盖上,去输入后者写在纸上的程序。

后来,十几岁的Linus,终于编出来了人生中第一个程序!

尽管乔布斯说:“要是想进入台式机市场,就应该与苹果联手。”

他还气哄哄地说:“为什么我就应该对苹果的事情感兴趣?我就是不感兴趣,我就是觉得苹果没意思。”

1998年,Sun公司宣布加入Linux的开源运动中。

很快,IBM也加入其中。

同年,英孚美公司宣布对Linux开放数据库接口。而紧跟英孚美脚步的则是Oracle。

这时,微软感到了威胁。

交恶微软

Linux因为比其他操作系统自由得多,再加上人们受够了微软系统中的各种“强迫用户”行为,一时间,很多人纷纷改用Linux。

这一度让微软把Linus视为眼中钉,甚至把他的头像放在飞镖靶子上。

不过比起比尔·盖茨,人们却更喜欢Linus。

因为比尔住在一套高科技的湖边别墅里,而Linus却和家人挤在三居室的房子里。

正是这样安贫乐道的形象,让人们很喜欢他。

毕竟把Linux开源了,怎么会赚到钱呢?

不过,Linus并不是不喜欢钱,而是只要让自己心安理得的钱。

比如红帽公司为了感激他,曾经给了他一些期权,红帽IPO之后,这些期权价值100万美元!

不过,伦敦有家公司老总说,只要Linus愿意给其公司挂名,就可以给一千万美元,却被他狠狠地拒绝。

这位来自北欧寒冷国家的男子,并不是不爱钱,只是取之有道。

从愤怒中诞生的Git

2003年,Linus加入开放源代码开发实验室,这时他开始全身心投入Linux内核研发。

同时,另一个跨时代产品,也快“发芽”了。

“2002年,Linux内核开发团队开始采用BitKeeper作为代码版本管理工具。

BitKeeper是一套分布式的版本管理工具,它满足了Linux内核开发的技术需求。

但是BitKeeper只是暂时对Linux等开源软件团队免费,并不是自由软件。

2005年,BitMover公司不再免费赞助Linux开发团队。对此Linus表示非常遗憾,但遗憾之后,他并没有自怨自艾伤心落泪,而是愤怒地与其他几个小伙伴花了几个星期完成了一套

新的分布式代码管理工具,命名为Git。两个月之后,Git发布了官方版本,并在不同

的项目中应用,自由软件社区给予了Git广泛的支持。”

随着Git技术的日臻成熟,2008年2月,GitHub公司基于Git构建了协作式源代码托管网站GitHub,现在该网站有多流行,想必大家都知道。

吊诡的是,后来GitHub被Linus的死对头微软给收购了。

人生啊,真是轮回!

“戎马一生”,如今竟成空巢老人!

2019年5月中旬,Linux 5.1内核系列已经发布。

Linus的大女儿也将于5月毕业,最小的女儿在读高三。

再过半年,Linus和妻子朵芙就会成为空巢老人。

Linux或将永生,而Linus却在一天天变老。

不知道他的下半生,会不会比上半生更精彩呢?期待!